渝萬律師事務所

當前位置: 渝萬主頁法治理論

跳蚤眼中的世界

時間:2016-03-11 12:15來源: 作者: 點擊:
發表日期: 2007-9-1 文章作者: 陳繼才 有這么一個故事: 一只跳蚤,一只在玻璃杯中的跳蚤,它可以好不費力地跳了出來。但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把一只跳蚤放進玻璃杯中,然后蓋上玻璃蓋。這只跳蚤還會象以前一樣繼續跳,但都被玻璃蓋擋了回來,跌到杯底。它
 
 
發表日期:2007-9-1 文章作者:陳繼才

  有這么一個故事:

  一只跳蚤,一只在玻璃杯中的跳蚤,它可以好不費力地跳了出來。但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把一只跳蚤放進玻璃杯中,然后蓋上玻璃蓋。這只跳蚤還會象以前一樣繼續跳,但都被玻璃蓋擋了回來,跌到杯底。它跳了很多次,每次都如此。它越用力跳,將會被碰得越痛。在試了無數次后,這只跳蚤吸取了教訓,不再那么用力地跳了,它后來跳起的高度,最高的時候也只是接近杯蓋,再也不會被碰了。這時候,科學家悄悄拿掉了杯蓋,但這只跳蚤在不施加外力的 作用下,再也不會用力跳了,它將永遠也跳不出這只杯子。

  這是一個略帶悲劇意味(對于跳蚤來說)的故事,但卻不失其真實性。

  1

  我們把自己設想為一只跳蚤,把要跳出杯外當成我們的目標,在杯子外面,有很多美景,有很多機會,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有很多開心的事情,有鮮花美女,有榮華富貴……總之跳出杯子是我們的追求,是我們的夢想,我們所作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要跳出這只杯子。當然,這只杯子很大,才容得下許多人。我們設想它有一個廣場那么大,一個人就是這個杯子中的一只跳蚤,因此要跳出去也并非一件易事。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要方法得當,又有足夠的時間,不在原地打轉,少走回頭路,是完全可以跳出去的。我們把那些跳起來直上直下,不能前進的人,看成是墨守成規、不思進取、不知變通、不識時務、不用技巧、不動腦筋、不聰明、不能干、沒有文化以及沒有本事的人,把那些一跳一個腳印、一跳三尺遠的人,看成是又有本事又有文化、又聰明又能干、又肯動腦筋又目標明確的人。所以,兩者的差別很明顯,前一類人很難跳出這只杯子,甚至終生也跳不出去,達不到自己的目標。后一類人則用不了多久,就跳出了杯子,達到了自己的目標。當然,還有更多的是中間一類,他們的能力和各方面的條件都處于中間地位,故其獲得的效果也處于中間地位:他們有的已經跳出了杯子,但花了較長時間;有的正在跳出杯子之中,再花一些時間就可以了;還有的則只是有希望跳出杯子。這種不斷跳躍的過程,我們把它看成是日常的生活,就象我們的說話、做事、吃飯、睡覺一樣,我們每天都在進行著,重復著,沒有一天中斷過。

  2

  我們把杯子外面的世界看成是一片樂土,因為它是我們要達到的目標所在,是我們現今要要追求的最高境界。如果我們所在的杯子是一只木杯、鐵杯或者瓦杯,那么外面則有銅杯、銀杯、金杯或者玉杯。當然銅杯的數量要比銀杯要多得多,金杯和玉杯則只是極少數。當我們從原來的杯子中跳出來的時候,首先很可能就進了銅杯,就象從鄉鎮進了縣城一樣。如果我們還有追求,還不滿足于現狀,還要繼續跳,而且也還有能力繼續跳,那也是完全可以的。我們說過,我們的生活就是一個不斷跳躍的過程。這時候再成功的跳出去,就進了銀杯,而不大可能或較少有可能直接進了金杯或玉杯,就象我們不大可能或較少有可能從縣城的某個機關直接進了首都的某個機關一樣。
  我們每成功地跳躍一次,都要經歷一定的過程,而且越是到了后面難度就越大。因為不論是財富,還是權力,它的分布都是金字塔式的,越到上面,成功的可能性越小。錯一步就又跌到了原地甚至更低。如果有人要把銅杯里的生活比喻為小資,把銀杯里的生活比喻為中產階級的話,我們認為也沒有什么不妥。在這里,我要特別說明的一點就是,當我們還沒有跳出杯子的時候,我們千方百計地要跳出杯子,把跳出去當成是我們夢寐以求的事物,望眼欲穿的希望,把它當成了我們唯一的追求,就象我們在過一條決定我們命運的河流時,認為淌過它就是我們今生的唯一,但當我們真的過了這條河時,我們會發現,世上的河有萬千條。等著我們要去過的河還多著呢。這就是說,我們所做的一切并沒有完結,相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才只是一個開始。這樣的結果多少讓人有點喪氣,但它是符合實際情況的。沒有完全滿意的時候。沒有徹底舒服的時候。如果有,也只是一霎那間的事,只是曇花一現,驚鴻一瞥,相比我們漫長的人生旅程來說,實在是太短暫了一點。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說明,人是多么的不容易滿足。

  3

  我們把四十年前(1966年)的中國社會看成是一個杯子,一個鋼鐵鑄就的巨大無比的杯子。它的高度已經超過了跳蚤所能達到的高度,所以一般的跳蚤要從杯底起跳,是跳不出杯子的。只有站在其他跳蚤身上起跳,才有可能跳出杯子。而在一般情況下這樣做是不允許的,至少在道德意義上是如此。但當時的情況是,有人在杯子外面放了一把火,把杯子燒得火熱,跳蚤們在杯子里面坐立不安,不得不跳來竄去。因為跳蚤太多,能夠跳出杯子的又極少極少,所以杯子里亂成了一團。跳蚤們你擠壓我、我碰撞你就成了不可避免以至于習以為常的事情,到后來相互之間都撞紅了眼睛;甚至連父母家人都不相認的時候,也出現過。被壓在杯底不能動彈的跳蚤可就慘了,有的當時就被壓死了或烤焦了,有的又經過了幾次折騰,才死。當然也有命長而體壯的跳蚤,壓而不死,烤而不焦,它們的生命力特別強;或者是它們得益于老子哲學中弱而勝強、柔而克剛的道理,能屈能伸,逆來順受,竟而終于逃過了這一劫難,頑強的活了下來。巴金先生就是這一類的例子吧。另外有一些處在杯底或杯壁的跳蚤的生命力不是那么頑強,或者說它們沒有充分運用老子哲學的寶貴原理來武裝自己,使自己化險為夷,轉危為安,因此它們甚至沒有怎么跳,就被烤死了,作家傅雷和老舍算是這一類的例子吧。

  生命力畢竟是頑強的,跳蚤也是如此。盡管這把火燒了十年之久,而且生活在杯子里的跳蚤們又缺乏食物和營養,但死去的跳蚤畢竟只是少數,絕大多數跳蚤都頑強的活了下來,而且比以前活得更好。因為后來來了一陣風,把火吹熄了,又砍掉了過高的杯壁,跳蚤們即使是在杯底而不是站在其他跳蚤身上也可以跳出來了。有人把這陣風稱之為改革開放的春風,我們認為是適當的。砍掉杯壁的斧子,可以認為是改革開放的大刀闊斧。也只是在砍掉過高的杯壁時使用的是大刀闊斧,因為它太高太厚,束縛跳蚤們太久了。在人的方面,在意識形態和思想觀念方面,我們不妨把它看成是一陣和風細雨來得更恰當些。這陣和風細雨來得如此及時和恰到好處,以至于絕大多數跳蚤們都表示歡欣鼓舞并從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好處。這時候處在杯子的邊沿就不是壞事了,相反,它們所在的地方成了特區,得到了各種優惠待遇,先富起來了,它們很容易跳出杯子,實現自己的愿望。而原來處于杯子中心的安全地帶,現在變成了內地,因為路途遙遠和交通不便,發展相對滯后,需要前者的支援和幫扶,才能跳出杯子。這也是題中應有之義,體現了辯證法的無處不在。

  4

  我們把兩千多年前的秦王朝看成是一只杯子,一只巨大的新的杯子。因為它剛由秦始皇統一六國而建立。這只新杯子的核心京城咸陽因有“崤函之固,雍州之塞”和秦始皇強有力的統治而顯得好像是“金城湯池”一樣的堅固。然而我們的鑄杯匠秦始皇大帝不大懂得辯證法,??當然當時還沒有辯證法,我們這樣要求他未免是苛求古人??但以戰國時代學術的繁榮,“物極必反”的道理還是有的。秦始皇過于自信,或許因為他的成功也確實太大了一些,有前無古人之勢,所以他認為他所用的法術(以法家的理論為核心)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便丟棄了先秦諸子的一切優秀成果(焚書),以至于他不懂得物極必反的道理,不懂得在實行強有力的統治的同時還要愛惜民力物力,還要善待百姓。他滅了六國,就毀掉了六國的大城市,銷毀了武器(“隳名城,銷鋒鏑”),極大的浪費物力財力。這些還不夠,他又修筑萬里長城,修建阿房宮,這些舉世聞名的大工程對當時的國力是一個極大的考驗。如果說這些還不足以使天下為仇的話,那么他所使用的手段??嚴刑峻法的暴力統治則在老百姓的心中埋下了陰影(“不敢言而敢怒”)。秦始皇太霸道了,因此他所建造的這個杯子只是在表面上很堅固,表面上金光閃閃,象是金城湯池,實則只是一個涂了金粉的紙杯。或者說它的堅固程度因為秦始皇政策的不得法和錯誤而只能同紙杯相比。我們還可以理解為秦始皇把他的全部金屬都用在了別的地方,把天下的金子收集起來鑄造了十二個金人,其他大量的金屬用在了阿房宮地下的水銀池等等方面,以至于他造杯子時已無金屬可用,只能用紙一類的材料來代替了。總之我們把秦王朝這只杯子看成是一個紙杯是比較合適的。

  但就是這樣一個紙杯,一只跳蚤要跳出去也是不可能的。因為紙杯的杯壁足以擋住跳蚤的彈跳。有只聰明的跳蚤張良曾試圖跳出杯子(他雇人刺殺秦始皇,想在其死后恢復韓國,不受秦王朝統治),但失敗了,被彈回杯內,這只聰明的跳蚤立即逃之夭夭。盡管秦始皇擁有強大的國家機器,但他還沒有實行后來明王朝及蔣介石所實行的那種特務統治,所有張良得以安然脫身,采取其他的方法來對付這只杯子。事實證明,僅憑一只或幾只跳蚤的力量,要跳出杯子是不現實的,因為秦王朝正準備了“鼎鑊刀鋸,以待天下之士”(賈誼《過秦論》,前引幾處也是),只等著這些跳蚤跳進來。已經有幾百個儒生跳進去了(坑儒),別的人不寒而栗,不敢再試。

  但我們說過,要跳出杯子是人們的目標,現在跳是不行了,怎么辦呢?難道永遠不出去了嗎?不是。只要還有跳蚤,它就要沖出去。就象人們終究是要活下去,要吃飯睡覺一樣。現在不行,等以后;跳不行,想別的辦法。人們的努力不會停止。在秦始皇死后的半年,有兩只跳蚤(陳勝吳廣)帶領大批跳蚤在去漁陽戍邊的路上,遇到了麻煩(大雨失期),依照秦朝的苛法他們都要被殺頭。結果他們置之死地而后生。雖然他們沒有武器,但他們斬木為兵,揭竿而起,用竹頭木棒捅破了秦王朝這只巨大的紙杯。杯子破了一角,這群跳蚤用不著跳也就鉆出來了。更多的跳蚤效法他們,在各地紛紛捅破杯子,擠了出去。項羽和劉邦是其中較大的兩只。在巨鹿一戰中,項羽的楚軍消滅了秦軍的主力,拉塌了大半邊杯子。此后一年多,秦王朝這只巨大的杯子歸于覆滅。

  5

  當我們費盡了千辛萬苦,終于跳出了杯子之后,我們又要去到哪里呢?我們是不是還要進入另一個杯子呢?有人要說,既然我們費了那么大的努力,花了那么大的代價,就是為了要跳出杯子,現在好容易跳出來了,又進杯子干什么?不進了,不進了!我們要說,那是不成的。因為問題是:我們能去到哪里呢?既然杯子無處不在,你除了去另外一個杯子之外還能去什么地方呢?米蘭•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開頭講了一個故事:一個酷愛自由的捷克人,花了多年的時間,費盡了周折,終于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拿到了出國簽證,當移民局的官員指著地球儀問他:你要到哪里去?他把地球儀轉動了一周,竟然愣住了,問道:還有沒有別的地方……

  遺憾的是,我們沒有第二個地球可以去了。即使有,我們去到那里之后,又能怎么樣呢?是不是真有陶淵明所說的那種世外桃源呢?我們認為不大可能。在人類的蒙昧時代,人們相互之間沒有太多的交往,秩序和法律顯得不是那么重要,但當人們的交往愈來愈多,生活愈來愈社會化的時候,秩序和法律(規則)就成為必不可少的了。為了維持一定的秩序,就產生了一定的規則,對人們的行為加以約束和限制。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必須做,不是由個人說了算。這便形成了我們所說的某種意義上的杯子,或者說是一個網,將人們籠住了。所以說,絕對的自由是沒有的,除非是魯濱遜一個人在孤島上。當有了第二個人(一個奴隸,名叫星期五)的時候,魯濱遜便要支配他,以行使自己作為主人的權威。不平等便產生了。有人要說,在世外桃源里,人們之間不存在主仆的關系,大家都是主人,所以沒有不平等。我們要說,人們之間不存在主仆之分,但有智力的高下、能力的大小、體格的強弱之分,這個你不會不承認吧,因為人不可能是完全一樣的。當強大者與弱小者手里拿的東西完全一樣的時候,或者說他們只能獲得相同的利益的時候,除非有一個更高的權威來約束他們,否則強大者是會搶奪弱小者手里的東西的。于是,世外桃源里沒有爭斗、沒有約束與被約束、服從與被服從的關系也就不存在了。這個圈子也就成了同我們所有的圈子一樣的地方了,所以我們說,“走遍天下一個道理”,毛主席說,“寰球同此涼熱”,都是這個意思。即使我們到了另一個星球,也是如此。除非去的是一個人。而一般人是不愿意一個人去某個星球生活的,即便他可以宣稱自己是這個星球的主人。也許有人會說,誰說沒有人愿意去,我就愿意去。我們要說,在我們的這個地球上還有許多孤島,你去孤島好了。因為一個人在一個陌生的星球上,不啻于是在一個孤島上。反正在孤島上也沒有什么人會來打擾你,你盡可以把其他地方的人當作不存在好了。但人們最終不會選擇一個人去孤島生活,所以還是會選擇在某個杯子里生活。這就是我們說某個人一生都在想法跳出杯子,他也確實有幾次跳出了杯子,但最終還是在某個杯子里的緣故。

  如果有人對這個說法還不大明白,或者說對這個說法還不大滿意的話,我們將在以后的時間里繼續加以說明。

  6

  當北美的十三個英屬殖民地要宣布獨立、脫離英王統治的時候,我們為什么不能把它看成是殖民地人民要跳出英王所建造的這只殖民大杯呢?英王對殖民地人民進行野蠻的剝削和掠奪早就激起了殖民地跳蚤們的不滿。當有一批杰出的跳蚤(華盛頓、杰弗遜、富蘭克林等)領頭的時候,它們果斷地跳出了杯子。但接下來就面臨了我們上一節所說的問題。既然杯子是個束縛人的東西,那么還要不要它呢?爭論了很久。它們最后決定建立一個不那么鋼筋鐵骨(高度集中)的、結構較為松散而低矮的杯子(聯邦)。說它松散,因為每個州都有自己獨立的立法、行政、司法權,中央并不高度集中;說它低矮,因為聯邦依據天賦人權學說賦予人民較多自由,杯子不顯得過高。處在這種杯子里的跳蚤們可以自由地跳進跳出,充分發揮它們活蹦亂跳的本性。這種活蹦亂跳可以看成是創造力的表現,也可以看成是放任自流的表現,就象人們可以自由購買和擁有武器槍支,因而增加了不安全感一樣。關于這一點是好是壞,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自有他們的參眾兩院去爭論,我們不越俎代庖。

  我們要說的是,杯子畢竟是杯子,它最終是要束縛人的。美國這只杯子也并不真的很美。它從一開始就表現出杯子的局限性。它竟然保留了奴隸制度,把那些黑人跳蚤們壓在杯底不讓翻身。這是違背人性的,所以當有人美化奴隸制度時,一只偉大的跳蚤林肯總統駁斥說:“盡管有人說它(奴隸制)是一個十全十美的東西,但是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人心甘情愿使自己成為奴隸以便從中得到好處……”他終于廢除了奴隸制,幫助黑人跳蚤們跳了出來。

  美國杯子的民族桎梏還體現在對當地土著居民的迫害上。美國白人本是從英國杯子里跳出來的跳蚤,他們本該明白杯子里的苦處,但當他們自己建造了杯子之后,他們很快好了傷疤忘了痛,把有色人種踏在杯底供自己彈跳。第七任總統“老胡桃樹”安德魯•杰克遜成為屠殺印第安人最多的人(卡爾•桑德堡《林肯傳》),是一只兇惡的跳蚤。

  美國當今的跳蚤們跳得更遠,它們跳向了世界各地。固然他們的杯子有許多與眾不同之處,但也不能強加于人,要求別人都建造它們那樣的杯子。因為各國人民都有建造自己杯子的權利,至于選擇何種材料,何種結構樣式,應以自己的意愿為宜,不宜強迫和包辦。

  7

  在世界舞臺上可與美國杯子相媲美的還有法國杯子。后者的歷史比美國要長得多,可以上溯到查理曼帝國時代。但我們不說那么遠,我們只從波旁王朝的鼻祖亨利四世說起。亨利四世本是比利牛斯山的一個小公國的國王。當時的國王很多,就象我們的撲克牌里一樣多(K、Q、J都是,還有大王小王,我們要說的亨利四世的畫像就跟撲克牌里的老K差不多),亨利四世繼承了法國王位以后,實行宗教寬容政策,統一了法國的政教,結束了歐洲三十年的宗教戰爭,聯合英國伊麗莎白一世女王打敗了西班牙無敵艦隊,奪取了海上霸權,為以后的海外貿易和殖民統治奠定了基礎。所以亨利四世所建造的波旁王朝這只杯子規模是不小的。在他的后代路易十四手上又得到了擴張。但到了路易十六手里,封建貴族專制也同我國的明王朝一樣,走到了極端。偏在這只杯子里又出了一批偉大的啟蒙思想家,他們在對封建專制進行無情批判的同時,為人類的未來描繪了一幅幅宏偉的藍圖。這些偉大的啟蒙思想家(盧梭、伏爾泰、孟德斯鳩等)的著作充當了路易十六斷頭臺底座上的基石(亨利•特羅亞《風流女皇》)。起來捅破杯子的跳蚤是米拉波、布里索、羅伯斯庇爾、丹東等人。從此世界開創了一個新紀元。

  一七八九年的法國大革命引起了歐洲各國君主的仇視,他們組成了反法同盟,要把革命政權扼殺在搖籃里。但他們遇到了更強大的對手,法國出了一只巨大的跳蚤——拿破侖,他讓歐洲的某些君主幾乎陷入滅頂之災。

  在跳蚤與杯子的故事中,拿破侖帝國的這只杯子雖只存在了十幾年,但相比波旁王朝兩百多年的杯子它更顯得熠熠生輝。它撞破了歐洲不少老舊的杯子,為其注入新的內容。在它存在的十多年間,它曾讓歐洲各國的老舊杯子感到深深的震顫與不安。拿破侖杯子的世界性影響還體現在它的法律制度上。《法國民法典》是這只杯子中最為壯觀的景象之一。直到兩百多年后的今天,它所確立的許多原則仍然是大陸系各國法律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

  (未完待續)


  (作者:陳繼開,重慶渝萬律師事務所,chenjicailawyer@126.com)


------分隔線----------------------------
EMC易倍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