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萬律師事務所

當前位置: 渝萬主頁經典案例

不明不白挨了一槍 奉節農民告贏公安

時間:2017-03-07 22:23來源:未知 作者:陳和平 點擊:
奉節一農民無辜被一民警用槍打傷右腳。為討還公道,他幾上北京尋求援助。律師也挺身而出伸張正義。幾經周折,他終于討到了一個 說法 ,但右腳成了終生殘疾。 1月5日,奉節縣安坪鄉索塘6組農民成詩萬終于領到了縣公安局29786.63元的賠償金。回想起兩年多的上

 
奉節一農民無辜被一民警用槍打傷右腳。為討還公道,他幾上北京尋求援助。律師也挺身而出伸張正義。幾經周折,他終于討到了一個說法,但右腳成了終生殘疾。
 
1月5日,奉節縣安坪鄉索塘6組農民成詩萬終于領到了縣公安局29786.63元的賠償金。回想起兩年多的上訪訴訟,這位剛強的漢子百感交集,終于忍不住熱淚長流……
村民證實:“砰、砰、砰”三聲槍響,在稻田收谷的成詩萬右腳被子彈洞穿而過。
1996年8月28日晚,與成詩萬同組的任澤新家的水泥預制板被人炸毀。9月22日下午,奉節縣公安局甲高派出所民警熊大春與所里另外兩名民警及幾名治安員等七八人前往索塘6組調查,當時,正值秋收時節,成詩萬正在自家的稻田里收割稻谷。熊大春等人走到距成詩萬20米左右的一條小溪溝邊,叫成詩萬過來,要向他調查情況。成詩萬此時忙得不可開交,拿著扁擔正準備挑谷子,見是幾個不明身份(熊大春等人未著警服)的人,便淡淡地說道:“說么子(啥子)?要問啥子就在這里問,我不跟你們去。”
誰知,就是這樣一句話,冒犯了熊大春等人,從而引發了一場血案。
據一證人證實:成詩萬拒絕過去后,兩個人(其中一人為熊大春)就朝溝這邊走來,在要爬上成詩萬所在稻田的田坎時,就聽見“砰”的一槍,接著又跑上來兩個年輕人,一個將成詩萬的妻子鄧自書推倒在地,用銬子銬了起來。成詩萬被他們按倒在田里,兩只手扭在背后,提起來又按下去。先開槍的那個人又朝田里打了一槍,第三槍近距離朝成詩萬腳上打了一槍,然后又將他用手銬銬起來,并對他及其妻拳打腳踢。當時,成詩萬已痛得叫不出聲來,蜷成一團。成詩萬被打后,那些人將成詩萬提起來叫他走。成詩萬站不起來,走不動。有幾個人說,你走不動,人家的腳鋸了還走得,不信你走不得。又一頓打,看他實在站不起來,最后將他背起走了。
另一證人回憶當時的情景仍心有余悸。他出庭作證時證實:“成詩萬被熊大春開槍打后,縮成一團。我就喊,這樣搞不得行,犯法有法律制裁嘛!熊大春一聽,氣勢洶洶地用槍抵住了我胸口。我也豁出去了,就喊,有種的,你開槍噻!扣噻!其中一人對熊大春說,趕快放下來,他是6組的組長。熊大春才將槍放下來。當時圍觀的有好幾十人,都喊,犯法有法律,憑什么打人。”
成詩萬被熊大春槍傷后,在其控告書中這樣陳述了后來的情形:我右腳受傷后,在公安的押送下到安坪鄉衛生院治療。前兩天,他們用手銬將我銬在病床上 ,每天只吃了一碗飯;第三天,無人送飯。甲高 派出所的人到衛生院將手銬解開,其中一人還說:你自己掏錢把傷治好,我再來判你兩年刑。此后,一直沒有人來理睬我。
公安偵查:成詩萬暴力阻礙國家工作人員執行公務
1996年9月22日,成詩萬被送到了安坪鄉衛生院,銬在病床上治療。后來安坪鄉衛生院在“現病史”一欄這樣寫道:
“患者2小時前,因派出所執行公務人員前往他家了解有關案件的情況,遭到患者拒絕,并行兇用扁擔毆打公安人員,公安人員鳴槍示警后,患者仍持扁擔向公安人員砍去,這時,公安人員再次鳴槍時,被跳彈擊傷右腿足部跟骨處,當時傷口流血不止,立即進行現場包扎,然后速來我院求治。”
據原告律師沈朝忠講:稍有醫學常識的人都明白,任何病史記載是絕對不會認定人為致傷的原因經過的。這且不說,關于成詩萬被槍傷的描述漏洞百出,如“公安人員再次鳴槍時被跳彈擊傷右腿足部跟骨處”,所謂“跳彈擊傷”,即熊大春第二槍射出的子彈擊在田里反跳起來擊傷右腿足部跟骨處。當時,田里泥巴未干,人踩上去還會留下清晰的足印。高速飛行的子彈擊在這樣的田里,如何能反彈起來,并水平洞穿患者足部跟骨?或許是因為這個假做得太低級,后來關于成詩萬被槍傷一處又改寫成了這樣:“公安人員兩次鳴槍示警后,患者仍持扁擔向公安人員砍去,這時公安人員再次向患者腳前鳴槍時不慎擊傷右腿足部跟骨處。”
沈律師說,后來,萬縣市法醫學會對成詩萬所作的傷殘、損傷程序鑒定有力地說明了這份病史不正確。萬法會字(1997)0537號這樣分析說明:“根據有關材料及我會鑒定時檢查:成詩萬右腳的損傷系近距離(5CM-100CM為近距離——記者加注)槍彈創。其彈頭從右踝外下緣1CM處進入至內踝下緣1CM處穿出,導致右跟骨骨折,并伴有跟骨后緣骨質缺損。創口愈合后,遺留右踝部明顯疤痕,致使右踝關節活動受限……傷殘程度為九級。”沈律師認為,從這個鑒定不難看出,熊大春開槍射擊的方向與成詩萬的足底呈平行方向。那么,安坪鄉衛生院所謂的“病史”描述的“跳彈擊傷”和“向患者腳前鳴槍時不慎擊傷右腿足部”不符合事實。相反,這個損傷鑒定從一定程度應證了當時距離最近的證人所提供的證詞:“成詩萬被他們按倒在田里,兩只手扭在背后,提起來又按下去,先開槍的那個人朝田里打了一槍,第三槍朝成詩萬腳上挨到(近距離)打了一槍。”
成詩萬的冤情引起了紫塘6組村民的極大同情。當甲高派出所停止對成詩萬的治療后,村民們把成詩萬抬到甲高派出所,派出所未予理睬同,村民又把成詩萬抬到縣局。縣人大得知此事非常重視,責成有關方面認真查處。
1996年10月,成詩萬向縣人大、縣檢察院遞交了書面控告材料。
有關方面開展了緊鑼密鼓的偵查,最后認為是成詩萬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公務,熊大春開槍射擊屬正當防衛。因此,1996年12月18日,奉節縣人民檢察院以奉檢刑訴字(1996)第160號指控:被告人成詩萬暴力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公務,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157條,構成妨害公務罪……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100條之規定,對被告人成詩萬提起公訴,請依法判處。
成詩萬做夢也沒想到他的控告換來了這樣一個結果,他心中如何能服?1997年3月,他帶著奉節縣檢察院的起訴書和有關材料到北京上訪。3月26日,成詩萬幾經輾轉來到公安部,有關人員詳細看了成詩萬的材料后,致函奉節縣公安局“依法查處”。成詩萬手持公安部的“尚方寶劍”,滿懷希望回到奉節。可是,奉節公安局依然未予理睬。
成詩萬被熊大春用槍擊傷后,家中生產幾乎全部處于停滯狀態。他除了自己的3個孩子,還要贍養70歲高齡的岳父岳母,而岳父長期癱瘓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全靠成詩萬的妻子鄧自書料理。而且,全家人完全靠村民的接濟度日。1997年4月下旬,成詩萬再次來到公安部。接待成詩萬的同志撥通了奉節有關方面的長途電話,要求查處。成詩萬返回奉節后,奉節有關方面的態度仍與前次一樣。
此時,山窮水盡的成詩萬決定求助法律。1997年5月10日,成詩萬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走進了重慶渝萬律師事務所(原四川省三峽律師事務所)。律師沈朝忠了解情況后,決定擔任成詩萬的代理人。可是,此案已由奉節縣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根據《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律師不能直接調查取證刑事案件。為此,所里專門開會進行研究,沈朝忠提出,如果從行政訴訟案入手,作為原告律師可以調查取證。沈律師的這一策略得到全所的認可。于是,沈朝忠開始了艱苦而細致的調查取證。
訴訟有果:熊大春違法使用武器,成詩萬終獲賠償
1997年5月底,沈朝忠從萬縣起程,經過舟車勞頓,跋山涉水,趕到了紫塘6組成詩萬的家中,目睹其家中慘景,沈朝忠的心不由涼了:兩間僅有的瓦房,墻壁搖搖欲墜,已裂開了10CM左右的口子;糧倉里空空的,倉底僅有兩堆老鼠創出的松土;成詩萬70多歲的岳父癱瘓在床,氣息奄奄;3個面呈菜青色的孩子衣衫襤褸。
沈朝忠的到來,成詩萬感激涕零,可是心中卻犯難:因為家中已經斷炊。正在這時,聞訊而來的村民一下子將成詩萬家擠得水泄不通。有的送來了大米,有的送來了面條,有的送來了雞蛋……人們紛紛請求沈朝忠為成詩萬討個公正的“說法”。幾個70多歲的老人顫顫巍巍地走到沈朝忠面前,一下長跪不起……面對村民們的一腔正義,沈朝忠也感動得熱淚盈眶,暗下決心,一定要打贏這場官司,為成詩萬伸冤。看到成詩萬家中這般困苦,沈朝忠回到所里匯報情況后,主任張興安律師決定對成詩萬提供法律援助,免費代理。
為了調查取證,沈朝忠往返于萬縣至奉節不下10次。為了給成詩萬節約開銷,每次乘船,他都買五等散席票。盡管如此,成詩萬還是四處求借。一次,沈朝忠從奉節返萬,成詩萬身上的錢已所剩無幾,沈朝忠因走得匆忙,帶錢不多,臨到開船,兩人掏光口袋,尚不夠購買一張五等散席票。兩人在奉節縣城舉目無親,求借無門。最后,沈朝忠將隨身帶著用以解渴的兩瓶啤酒賣掉,方才趕回萬縣。
沈朝忠通過對事發現場的實地勘查和對有關人員的調查取證,查證了熊大春違法使用武器,開槍故意傷害成詩萬致殘的事實。之后,沈朝忠代成詩萬向奉節縣人民法院提起申訴控告。
奉節縣人民法院根據案件材料,形成兩種截然相反的意見:一種認為成詩萬構成妨礙公務罪;另一種認為不構成。最后,奉節縣人民法院將此案移送給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請示處理。第二中級法院刑事審判庭審查證據后,認為成詩萬不構成犯罪。因此,奉節縣法院對成詩萬妨礙公務一案不開庭審理。
鑒于二中院的意見,奉節縣人民檢察院被迫撤回了奉檢刑字(1996)第160號起訴書,退回奉節公安局處理。可是,奉節公安局對熊大春的違法行為既不確認,也不處理,對成詩萬的賠償請求不作書面答復。
1997年8月16日,成詩萬正式向奉節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狀告奉節縣公安局。因甲高派所干警熊大春以執行公務為名,暴力毆打原告人,非法開槍故意傷害成詩萬致殘,非法拘禁原告成詩萬68小時、鄧自書2小時,請求賠償原告人醫療費、營養費、誤工費、交通費、殘疾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6萬多元。
1997年9月1日,奉節縣人民法院以(1997)奉行不字第2號行政裁定:不受理。之后,成詩萬上訴到重慶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
1997年11月7日,二中院以(1997)渝二中行終字第11號作出了終審裁定:撤銷奉節縣人民法院(1997)奉行不字第2號行政裁定書;本案由奉節縣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有了二中院的終審裁定,奉節縣人民法院依法受理了成詩萬狀告奉節縣公安局一案。
1998年1月10日,奉節縣人民法院發出傳票,傳喚奉節縣公安局和成詩萬于1月15日到庭開 庭審理。可是,1月15日這天,奉節縣公安局不到庭。1998年2月26日,奉節縣人民法院第二次發出傳票,傳喚雙方于3月2日到庭審理。就在奉節縣人民法院向奉節縣公安局發出傳票的第二天,奉節縣公安局又橫生枝節:對成詩萬以阻礙國家公務人員依法執行公務為名,處以200元罰款的治安處罰裁決。沈律師認為,奉節縣公安局這一做法明顯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條例》18條的規定:違反治安管理行為,在6個月內公安機關沒有發現的,不再處罰。成詩萬從1996年以來,沒有任何違反管理的行為。
也就在同一天,奉節縣人民法院因為這個治安處罰作出行政裁定:中止訴訟。
沈律師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62條規定,奉節縣人民法院的裁定是錯誤的,應繼續審理此案。
成詩萬對奉節縣公安局1998年2月27日作出的第61號《治安管理處罰裁決》:罰款200元不服,于3月2日向原萬縣市公安局 申請復議裁決。原萬縣市公安局未在法定期限內作出復議裁決。于是,4月20日,成詩萬又向奉節縣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200元的治安處罰決定。
8月10日,奉節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作出行政判決,撤銷了奉節縣公安局對成詩萬的治安管理處罰。
9月16日,奉節縣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成詩萬原1997年8月16日訴奉節縣公安局行政訴訟、國家賠償一案,原告方證人到庭質證,原告方還 申請法院通知熊大春到庭質證,可熊大春沒有到庭。庭審時,奉節縣公安局對原告方提供的證人證言以及證人的法庭質證,未提出有力的證據予以反駁。
1998年10月6日,奉節縣人民法院作出了(1998)奉法行初字第3號行政判決:“被告奉節縣公安局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懷疑任澤興家的水泥板被炸是成詩萬所為是錯誤的……民警對成開槍射擊,將成詩萬致成傷殘,其行為是違法的,屬違法使用武器,公安機關應當負賠償責任……被告奉節縣公安局應賠償原告成詩萬殘疾賠償金27500元、醫藥費1546.63元、生活補助費540元、鑒定費200元,共計29786.63元……本判決生效后,一次性由奉節縣公安局給付成詩萬。”
在法定上訴期限內,奉節縣公安局沒有上訴。判決生效后,成詩萬要奉節縣公安局履行(1998)奉法行初字第3號行政判決的賠償義務,但奉節縣公安局以無錢為由,沒有給付。成詩萬不得不向奉節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1月5日,成詩萬終于領到了29786.63元的賠償金。至此,成詩萬雖然討了一個“說法”,但右足成了終生殘疾。
 
 
原載1999年1月21日三峽都市報第一版、四版特別報道
主編:周成兵   責編:洪啟輝   校對:李淑琴


相關鏈接:《法制與經濟》1999年第2期:警察槍擊無辜農民 律師仗議討回公道   http://wuxizazhi.cnki.net/Search/FZJJ199902009.html   
------分隔線----------------------------
EMC易倍电竞